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
作者:上到没学 更新:2019-09-25

在Z市的最后几个月里,满满让熊杰他们把Z市的某些产业给处理掉,尤其是凰宫。因为满满离开Z市后,就不方便提供空间的蔬果了。满满一离开,手底下的人也都会跟着满满走,或者听从满满的吩咐到其他地方发展,总之他们是不会离开满满太远的。

乐妈已经和杭爸回北京去了,估计杭爸也不会再到其他省市工作了。乐妈这下是结束了跑来跑去的日子,住在Z市,心里想着北京的公司;呆在北京,又想着在Z市的杭爸。十几年来杭爸不在北京工作,乐妈就一直过着这样奔波的生活。

也就近几天,温沐翎也要回北京了。温沐翎的意思是等着满满带着孩子一起回,不过他的工作可不允许他这样,被老上司催着,新上司念着,温沐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Z市。

其实,满满这级大四的学生已经不上专业课了。还有两三个月就要毕业了,现在的精力都放在论文和找工作上面,所以满满也就轻闲不少。

袁宁没课的时候,两人就出去吃喝,有时候各带各的孩子去游乐场,陪孩子好好的玩闹;到周末时,马莲就从下面的县上回Z市来,和满满、袁宁小聚,逛商场、吃美食,偶尔到夜店里玩一晚上。这时候满满就把大宝小宝朝袁宁家一放,让伊乔这个大男人带着三个小屁孩,吃喝拉撒玩乐睡。满满找林媛不

的时间,和她喝个咖啡,吃个饭,聊个天,转个街的。

满满是想在最后呆在Z市的时光,和好友们多处处。不知道以后能像这般玩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有,所以才会如此的放开。

满满在年前就和陈院长提出自己要离开Z市的决定,也和陈院长说了自己的想法。满满想把自己的琴房留给袁宁,不想让学院里其他倚老卖老的老师把琴房给抢去。满满的理由是,那些乐器是自己买来无偿给学院使用的,如果自己不在这里,保不齐就有谁贪去或者弄坏了。这些乐器有的都比某些老师用的乐器还好,能不令人眼红吗,说不定哪天被人给掉包了。自己想为学院做点好事,可不想让某些老师占便宜。所以,这件琴房就得让袁宁用,她会看牢这些乐器的。

陈院长答应后,满满就和袁宁说了。并且在满满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离开时,满满就帮袁宁把琴房给换了。反正大四的学生都已经答辩完了,就等着拿毕业证和学位证了。满满在学校也就没课了,带的选修课都分给了其他各个乐器的老师,虽然满满没课了,但是学期还没有结束,她还是不能离开。满满就先让袁宁搬进201,直接在201上课。

有的老师整天瞄着201,就等着满满离开的时候和院长讨要这间琴房。结果,人家满满还没走,琴房就已经有了新主人。眼馋这间琴房的老师当然不乐意了,就找到院长那去。不知道陈院长怎么和找上门的老师说的,反正从院长办公室出来之后,那些老师就不提要琴房的事了。只是有的年轻的老师见到袁宁后会不理睬,袁宁也知道有些老师看不惯她,但是袁宁才不会理这些。又不是器乐组的老师,我怕你干嘛。袁宁对那些看她不爽的老师,就像陌生人一样,我不去烦你,你也别来惹我!

学期结束后,满满要回北京了。乐妈、林萱和程倩亲自来到Z市接满满和大宝小宝回家。离开那天,袁宁一家三口,马莲和林媛都到机场去送她们。除了三位大美女、一位小美女和两个小小帅哥,还有几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脸上面无表情的“保镖们”。这几位都是身份高贵、身家上亿的人物,是一点闪失都不能有的,所以架势比较大。

只是鉴于满满不让他们太过靠近,倒是没让其他人看出六人的架势。乐妈和林萱一人抱着一个孙子,程倩没得抱,只有两边挨个逗孩子。三位大美女在和满满这些Z市的朋友打了招呼,说了几句客气的话后,就带着孙孙们先过安检了。保镖们也在满满的示意下,在她们身后过了安检,就留满满一个和朋友们告别。

马莲看着正在过安检的满满的妈妈们和婶婶,带着羡慕的神色说:“满满,你好幸福,婆婆对你这么好!你老公家的人对你都特别好,还和你妈妈相处的像姐妹一样!”

“是啊,我看你家的长辈好像都很年轻,还都是大美女,怪不得你和你老公都长这么漂亮,原来是基因好!”林媛也是羡慕的说着。

满满呵呵的笑着,并没有说什么。结果伊乔怀里的伊莎,亲了两口,笑着说道:“莎莎宝贝,以后想干妈了,就让你爸妈带你来北京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干妈过来看你啊。”不到一岁的伊莎还听不懂满满说的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满满,满满说完话她便配合的嗯一下。

满满把伊莎递到伊乔手里,然后和林媛和马莲紧紧的拥抱一下,说了几句常联系的话。最后,把袁宁和伊乔也拥抱了一下,不过伊莎搁在伊乔和满满之间,满满也只是手搭在了伊乔的肩膀上。和袁宁低语了几声,就和众人说了再见,便头也不会的过安检了。

满满不敢和她们呆太长时间,怕说着说着就哭了。因为满满想起了前世毕业后,和袁宁分别。两人是抱头大哭,尽管不是永远都见不着了,但是再也不会像上学的时候,每天在一起的生活。几乎是天天在一起的两人,生活了好几年,这一分别,肯定是特别伤心。所以满满为了避免水漫机场大厅的情形,便果断的离开了她们。

袁宁几人看着满满的身影慢慢消失不见,这才抹掉脸上的泪水,一同离开机场。

回到北京的满满,便开始过着她这辈子最温馨、最安定的幸福生活。

几年之后……

“妈妈,妈妈,快起床啦!”满满只听见温槿灏的声音,但是满满并没有答应,而是赶紧把被子蒙在头上,就怕有人突然袭击。

果不其然,一双冰冷的小手从被窝外面钻进了被窝里面,准确无误的覆在满满的脸蛋上。冰的满满全身直打颤,满满掀开被子,用手拿掉小手,眼睛都没睁开便说道:“温槿瀚,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用这么刺激人的方法叫我起床。”

满满微眯着双眼,看了床头的时间,才六点半!满满又看向温槿灏、温槿瀚,两兄弟齐齐的站在满满的床边,一个瞪大了眼睛看着满满,一个面无表情的看着满满,仿佛这种无声的动作才能彻底的把满满从床上拉下来。果然,满满一碰上儿子们这样子,立马睡意全无。

嘟嘟囔囔的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睛,掀开被子就下床。报复式的捏了捏两个儿子的脸蛋,不满的说道:“好了,我已经起来了,不要再监视我了!等我洗漱完吃完饭,就带你们去太爷爷家找弟弟们玩啊!”

温槿灏和温槿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把满满刚才盖的被子抱了出去,边跑边说:“妈妈,我们把你的被子拿出去晒了,你不可以拿新被子盖,要快快的洗完带我们去太爷爷家!”

满满无奈的看着俩小把自己的被子抱到院子里晒,心里狂怒,这俩孩子,怎么还以为我会继续睡觉呢,不就是上次把我叫起来之后,自己见他们出去又接着睡嘛。仅此一次而已,至于以后每次都把自己的被子抱走吗,还美名其曰为我晒被子!我滴天老爷啊,谁家大清早六点半就晒被子啊!唉,这俩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老娘,让老娘多睡半个小时又怎样啊!

满满来到卫生间,脱掉睡衣,开始冲澡,边冲边刷牙,心里想着等会怎么整治那俩孩子。满满漱完口正要洗脸时,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自己。感受那熟悉的气息,满满甜甜的笑着,说道:“老公,怎么现在回来了?”

温沐翎从满满的身后抱住她,温热的嘴唇落在满满的颈间,双手覆在满满胸前的浑圆,轻轻揉捏着。温沐翎同满满站在水雾下,低沉的微哑的声音在满满耳边响起:“任务一结束,我就回来了!怎么,老婆不想你老公我吗?”。

满满听着温沐翎这样的声音就知道温沐翎想干什么了,满满想着儿子们还在外头等着自己呢,就要从温沐翎怀里挣开,身体扭动的同时,满满已经感到温沐翎分身的坚挺火热。满满急着说道:“儿子们在外面呢,还等着我带他们去爷爷家呢!”

“我刚才已经让小王送他们过去了!”温沐翎说道。

尽管如此,满满还是不想现在和温沐翎恩爱,这人自从练功以后,每次都要来个两三个小时。今天可是爷爷的寿辰,去晚了不好。满满又抛出来一条理由,却被温沐翎一句“爷爷知道我有一段时间没在家了,会理解的!”给堵住了。然后满满就再也没话说,就是她想说也说不出来,因为温沐翎已经用嘴堵住了她的嘴。接下来,卫生间里就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温大老爷子家。

温大老爷子看见自己那双胞胎孙孙,喜笑颜开的问道:“大宝小宝,怎么就你们两人个人,你们妈妈呢?”

温槿灏说:“太爷爷,爸爸回来了。他让小王叔叔送我们过来,爸爸说他等会带着妈妈过来!”

温槿灏这样一说,在座的除了槿字辈的都懂了。

温槿灏温槿瀚一来,客厅的气氛更热烈了。房子里的欢声笑语,透过窗户、透过大门,向外传了好远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