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喜当爹呀
作者:一剑你就笑 更新:2019-09-25

徐明亮有一点不太满意这样的安排,总觉得“留守”这个词通常是搭配妇女儿童出现,显得英雄气短。于是低声说,“我不想留守,能不能安排我去医院?”他讲完之后又不敢抬头,只是用余光瞥一下田文俊和张一峰的反应。

本来他是害怕田文俊和张一峰会斥责自己,可是田文俊听了之后并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张一峰,而张一峰呢,也只是走到他的旁边,语气极为随和,“明亮,让你留守这里并不是说你的工作不重要,而恰恰相反,只有你稳住大本营,我们在外的调查才能高枕无忧,得心应手。而且换句话说,跟我比起来的话,女工们让你来保护是不是安全系数更高呢?”

这段话显然对于徐明亮非常受用,他得意地笑了,“那是当然。还是你了解我!”

“得嘞,走人!”张一峰打了一个响指就冲出了房间,而田文俊和冯玲就紧跟着出来了。冯玲一直捂着嘴巴笑,而田文俊是直接笑了出来,“你小子真是狡猾得很,明亮被你哄得团团转啊。”

说着话的时候,张一峰就已经钻进了汽车,然后拍了拍胸脯,“以后出差这种事情就放心交给我们好了,你也可以看看我这卓越的领导能力,现在徐明亮自己好找了个跟班的,小伙子也是勇猛得很。”张一峰开始嘚瑟起来。而田文俊一声清晰的叹气声让冯玲突然揪心起来。

“以后是要多给你们锻炼机会了。这个案子结束之后如果没什么案子的话,再让你们俩独立去完成一桩赏金猎人的差事。这个能挣点钱给你们发工资和奖金。”田文俊这话一说完就惹得冯玲嘟着嘴巴不高兴了,“文俊你这意思就是这么长时间给我打工没钱挣咯?”

“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田文俊没有这么多心眼,只是客观陈述了一下,连忙又亡羊补牢一番,“我的意思是,总有一天他们自己要去面对更多的事情。他需要经历和经验。”

“哥,你是要开除我们吗?”张一峰慌张了。

“喂,我念书也不少啊,怎么讲两句话都被你们误会啊,我没有要开除你们的意思。”田文俊略显崩溃。

“那不就得了,我就永远跟着你混,一心向太阳,有不懂的就问你,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就call你,这不挺好的嘛。”张一峰自然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有所依靠也会心安不少。

“可是我总有离开你的时候啊?”田文俊说得有点颤抖,这时冯玲咳嗽了一下。

“感冒的话一定要好好吃药,千万别硬撑。”田文俊瞥了她一眼接着说,“我毕竟还比你大十几岁的啊,怎么野德比你早死吧——”

“呸呸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晦气?大家都活得好好的长命百岁。一峰你别听他胡咧咧。好了到医院了——”到了医院好像暂停了这个话题的继续,但是张一峰也看得出田文俊欲言又止的样子。